您好,欢迎访问这里是深圳市硕远科技有限公司!
戴尔服务器价格_IBM联想配置_浪潮代理-深圳市硕远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
戴尔服务器价格_IBM联想配置_浪潮代理-深圳市硕远科技有限公司
邮箱:2324898850@qq.com
电话:400-080-6079
地址:深圳市龙华区河背工业区108创业园A301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企业新闻 >

企业新闻

伦敦突发大游行,西方国家的体制反噬暗潮汹涌

发布时间:2022-12-11 04:03:08浏览次数:

18日,伦敦突发大规模游行,树干的乌鸦嘴又不幸言中了。

伦敦老百姓们从小区长椅走上街头,见人就诉说生活成本飙升,日子熬不下去了;而大量的中产阶级都开始掏裤兜深处的铜板了,中产一慌,国本动摇。

这张皇失措的局面再持续下去,住在伦敦这种城市,恐怕上厕所也只能轮蹲了。

树干到底乌鸦嘴了一件什么事儿呢?

1、西方国家的穷途末路

树干的铁口神断:跟所有西方国家的长期对抗,在对抗结果出现之前,西方会先内乱,对抗会夭折。

所以,西方(主要是美国)频繁制造对华冲突,各种栽赃抹黑层出不穷,什么蛇形刁手南拳北腿花样繁多,但西方蹦跶得急,是绝对自由主义结出来的累累硕果,不蹦跶就不叫西方国家,唾液腺不发达,也就不叫捍卫自由。

要能体谅西方国家用了200多年磨出来的嘴贱习惯。嘴上出招猛如虎,一看效果二百五。

但凡碰到跟西方的冲突,千万别着急。整个西方社会发达的口条,不仅对外是喷子,对内也是一门门机关炮。“喷”,就是西方的人设。

正因为这个“喷”字,就注定了已经绝对自由化的西方,总会在外部长期对抗胜利之前,自己先内乱,甚至大乱。

所谓的“自由民主人权”,从18世纪产生以来,就一直在走向“绝对化”,绝对的自由绝对的民主绝对的人权。说白了,“绝对”的终极归宿就是“一人一国”。西方国家内部感知到的风吹草动,就像鼻子被鹅毛撩了那一下,这个大喷嚏,那是必须要打出去的。西方内部绝对无法忍受外部强对抗带来的内伤,“自由”告诫他们,这不能忍也无需忍,喷就行了。自由,约等于“我要无条件的自由,我绝不允许自己受伤”。

西方国家因为“自由”创造而获得了巨大的红利,长期居于全球领先,这让他们对外部世界的巨大变化波动相当迟钝,比如现在被他们视为绝对威胁的东方大国,就是这么在西方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地翻身、坐起、站立、走动,一直到现在的碾压式狂奔,西方才猛然会过意来,但时间实在是太晚了,大洋中的惊涛骇浪已经排山倒海般挤压过来了。

同理,西方国家用史无前例的极限制裁,对俄罗斯进行四面绞杀。美国做这个局,并不是一天两天呀,是超过10年呀,如此大的铺排,迟钝的欧洲各国,居然毫无感知,在启动能源大战前,却在不断强化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而这个完全需要国家战略支撑的前半局,都是政治网红们临时在唱大戏开小会抓流量,兴之所至随意发挥;但后半局刚开始,一个大海的小波浪翻进了私家游泳池里,波及到每个人的饭盆儿和钱包儿了,西方内部民众的超级敏感和0容忍就直接爆发了。政客们信誓旦旦的坚定战争意志,对乌泱泱的西方老百姓们来说,根本不重要。

成也自由,败也自由。

2、大英帝国的超级敏感体质

大英帝国面临的就是这个“绝对自由”的全面反噬。这个蹦跶在反俄和反华第一线上的头号狗腿子,从金毛的政治生涯角度,反俄意味着能源是绝对不能用俄罗斯的;反华意味着跟中国的全面对抗要赶在美国之前展开。

但无论是反华,还是反俄,启动的时候都已经木已成舟病入膏肓。英国对俄罗斯和中国的依赖症,如附骨之疽,已经难以割舍了。但大英这艘漏水的破船,只能踉踉跄跄被拖在美国的航道里。

毕竟全球霸权被迫交给表弟美国以后,大英帝国的荣光,就只能丁零当啷挂在美帝国腰带上了。为了享受一点儿帝国统治的二道汤水,大英帝国还是坚决地选择了追随美帝国,哪怕自己国民受点儿皮肉之苦,那也是在所难免。

但自由的民众可不打算忍了。

于是,在国际冲突中风生水起的大英帝国,终于等来了自己国内的更高光时刻:

事件一,伦敦大规模游行,民众抗议政府应对通胀不利;

事件二,教师和医护工会计划罢工,呼吁涨薪;

事件三,谈判失败,铁路罢工马上开始;

事件四,英国员工集体选择一周休3天;

......

当然,且不说闹腾已久搞得金毛头秃的苏格兰与北爱尔兰的独立公投问题了。

9%的通胀,对英国来说,也未见得是过不去的坎儿。但西方这大嘴巴张开就喷的毛病,从不分国内还是国外。国民的超敏感体质,在饭碗和钱包稍稍风吹草动之时,就放大成了失控的路怒症。

大英帝国,6680万人口,地地道道的6680万路怒症拎着棒球棍就上路了。

3、未来,中国的体制优势将碾压而过

英国领涨了第一次工业革命,蒸汽机启动了大生产,借助这种革命性创新,大英帝国一下子就怎么日都不落了,实际控制的国土居然占到了地球的四分之一,第一个真正的全球霸主实至名归;而随后,那种对自由的绝对追求带来的伟大创新,让西方领航了蒸汽时代后的电器时代、计算机与网络时代整整三代工业革命,并由此积累了巨额的财富、全球统治地位和小人得志的傲慢自大心理。

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才领先了200多年,就觉得上帝都该让位子了。

当互联网与智能时代到来之时,中国在韬光养晦30年后,几个大步,加入了领先者行列。而且战略性地把这种领先逐渐兑现成体制优势,开始把差距不断拉大。

西方彻彻底底胡吃海喝了自由创造带来的红利之后,全球各国在世纪大变局之下,开始进入真正组织化的创造时代。中国复兴叠加美帝衰败,带来全球聚义厅的座次被打散重来,美帝国不甘和平退出霸权,带领一大波马仔,在全球不断制造出大片混乱。

地球大乱下,更加需要强力的组织化和如臂使指的战略执行。

但西方的“自由”明显不支持这种组织化社会运作形态。上一章咱说过,西方绝对自由下的民众,实质就是一大堆带着棒球棍上路的路怒症。都守规矩顾大局,还有路怒症吗?

当这些路怒症认为自己受伤了,不是去关心路况或者交规,而是直接带着棒子下车,一顿乱抡乱打,并把这种反应,也叫做“自由”。在资本主义的中早期,马路足够宽,车辆足够少,充满想象力的路怒症们,自然可以无所顾忌地撒开了狂奔;但社会被穷尽创新到了今天呢?

上路的车子越来越多,几乎没有条件让每个开车的都能自由发挥了。整个交通管理,需要严密的组织和规划,马路不再是个人自由无限发挥的赛车场了。

但是自由惯了的西方大众们,直接无视了这种组织化,并顺手把自己打扮成了成群的路怒症患者。但凡觉得自己受损,就拎着棒球棍冲下车,打打杀杀。创造了无数冲刺记录的自由行驶,演变成人人不肯妥协的群体路怒,西方社会终于走到了他的反方向:对有组织的社会进行随心所欲的破坏。

一条塞满路怒症的马路,也一条秩序井然都在守规矩的马路,到底谁的效率更高?速度更快?

而中国天生的家国、宗族和集体传统,就恰恰匹配这种组织化社会运作的形态。

从深入社会骨髓的体制上来讲,西方已经不可避免地要走入没落。只是看哪天西方才能接受这个现实而已。

西方世界其实现在做不成什么大事儿了。这倒不是树干故意去糗他们,而是社会肌体自身已经肿瘤爆发,覆水难收了。所以,把跟西方对抗,拉长一点,稍微对他整体造出一点压力,西方敏感体质的大众是绝对会风紧扯呼的!

现在是伦敦在轮蹲了,纽约在扭腰了,西方国家,未来就全是这个样板:绝对自由带来绝对分裂,国家无法组织化做事,政客网红们随波逐流任意胡为。现在我们看到的,西方好像一群在抱团,对着中国一个群殴,感觉拉风得很,但对西方来说,也只能如此:西方的绝对自由,国家必定越来越分裂,只能形成无数嗷嗷叫的小国打包来对抗中国强大的组织能力;这情形,如同每个西方国家内部,民众极端的个人自由,会不断制造路怒症,给整条道路通行造成堵塞一样。

换句话说,从长线上看,西方国家跟东方大国对抗,西方必败无疑。

现在只是,怎么用最和平的方式,让西方国家逐渐接受这个现实。

这只是个沟通技术问题,无论技巧高低,都不影响东风压倒西风。

所以,现在从伦敦轮蹲开始,一起来静等西方内乱大幕拉开。

400-080-6079